發現售票系統漏洞 他們組團給失信人員買高鐵票!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7-09 19:20   

上海電視台.案件聚焦微信公眾號“你好,我們這邊是飛飛票務,可以為你代買飛機票,高鐵票,失信限高也可以買……”這樣的一通電話,讓電話那頭的失信限高人員不禁心動。

“就算是騙錢,也就是幾百塊錢嘛!”接受我們採訪的失信限高人員這樣説。為此,很多失信人成了這家公司的客户,後續他們發現,票是真的,車是能坐的!

這是一家專門服務“失信限高人員”,幫他們買高鐵動車票的公司。兩名發起人在2020年新冠疫情之下“逆勢出發”,於9月份開了這家票務公司。三個月後就被公安機關查獲,梳理三個月的經營狀況,這家票務公司向失信限高人員出票合計8萬多元,最遠賣給了在內蒙古、新疆的失信人。

image.png

他們是怎麼做到幫失信限高人員出票這件事的呢?

他們自己也不清楚!施某和孟某是這家公司的老闆,他們從一些非法渠道弄來電話名錄,僱了三四個員工,整天打電話排摸這些電話中的失信人員,再向他們兜售高鐵動車票。

可是火車票他們可是打不出來的,他們也要向其他渠道購買火車票,在他們看來,自己只是這些渠道的“附庸“,那些能打出真的高鐵票的渠道才是大老闆,他們不是有大關係就是有核心技術,是可望而不可及的!

image.png

這個事如果被經營火車票代售點的董某聽到,一定會笑出來!因為在他看來,給失信限高人員打高鐵票,那簡直簡單的不足掛齒!

那麼,董某是有大關係呢,還是有核心技術呢?事實上,都沒有。他只是在出票的時候,把證件類型選成“軍保”選項,就成功跳過了系統審核,票就這麼打出來了。

image.png

這個在票務公司嚴重的大關係、核心技術,實際上是一個系統漏洞。“軍保”是軍人保障卡的簡稱,因為軍保的號碼也是18位,和身份證號碼位數相同,選擇了“軍保”出票,系統也就認定輸入的是軍保卡的號碼,不做任何攔截。

image.png

代售點的董某也因此進了看守所,根據我國刑法規定,倒賣火車票情節嚴重的構成倒賣火車票罪,董某倒賣票面數額5700元,票務公司的施某孟某倒賣票面數額8萬多元。他們仨都構成了倒賣火車票罪。

image.png

可是,董某和票務公司的施孟二人並不認識,而且完全不知道對方的存在。是誰勾連了這兩方面呢?在董某的供述中,一個叫“陳建”的人指點他用“軍保”出票,一張票給他十元到二十元不等。在施孟二人的供述中,一個叫“崔元”的人是他們的合夥人,也是靈魂人物,他既搞得到電話名錄,也知道找誰出票。

image.png

“陳建”和“崔元”就是這個利益鏈上的“第三部分”, 他們也是躺着賺錢的人,這兩個人鬼點子多,跑的也快,在記者採訪的時候還都沒到案,而就在我們播出前,檢察機關告訴我們,兩人都到案了。

此案除了陳建和崔元還在審理中,嫌疑人董水生董某、施某、孟某都已經受到了法院的判決:已開庭審理。三人皆因倒賣車票罪獲刑,董水生董某背叛被判拘役四個月,施某、孟某都是有期徒刑八個月。鐵路售票系統中的漏洞也已經被補上。那麼,那些買成了火車票的限高人員,他們要不要受法律追究呢?

最高法院對被限制高消費的失信人有明文規定:被採取限制消費措施後,不能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,如違反限制消費令,經查證屬實的,將依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第一百一十一條的規定,予以罰款、拘留;情節嚴重,構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任。本案中的一名失信人就因為賣了高鐵票而被法院拘留。

來源:上海電視台.案件聚焦微信公眾號  作者:  編輯:李嘉揚
返回